三又

家住城乡结合部的二愣子文脚

【韩橙叶】双星

  韩叶前提下的 橙→叶

韩文清视角   慎入

前篇走这http://scw8023lyl.lofter.com/post/1df813f8_11eb772a

  01.
  
  与叶修相识可能是我二十岁前最大的灾难,但同时也是我二十岁后最大的奇迹。
  
  
  当然,我不擅长表达这些东西,在同他过了这些年后更是如此。现在能想起的也只有某个很短暂的冬季假期。
  
  
  那一年我们交了无数次手,在赛场上,有时也在网游里,我输多赢少,还连带着被他气得牙痒痒。
  
  
  老韩你行不行啊。这是那是他说的最多的一句话,也是最能让整个霸图包括清洁工都想把拖把沾了84消毒液甩在他脸上的话。
  
  
  他是敌人。我知道霸图所有人都是这样想的。
  
  
  他是对手。我是这么想的。频繁的PK和频繁的垃圾话充斥着我的生活,让我不得不把叶秋这个名字烙在脑子里,连假期都不能松懈。
  
  
  然而也正是那个下着雪的冬季,从那张在我看来除了垃圾话和战术布置外,什么都说不出来的嘴里,出现了,让我意外不已的句子。
  
  
  Q市的海风拍着我的玻璃窗,雪后难得出了太阳。厨房里的母亲在喊我去吃饺子。
  
  
  那一年我二十岁,从未想到我的未来,会沿着一条与我的对手同享重心的轨道前行。
  
  
  02.
  
  
  第一次见到叶修,那时候还叫叶秋的时候,他身边带着个小女孩,在一水儿的男性里很显眼。
  
  
  她拉着叶修的衣角,看起来像个小学生。
  
  
  她伸着头打量场馆和其他人,但更多的注意力却是在他身边那人身上。
  
  
  那是一种什么样的目光呢?
  
  
  起先我不懂,经过那个叼着烟的人才知道这是同他相依为命的姑娘。
  
  
  “相依为命”,放在武侠小说里悲情又——浪漫的词。这种词当然不会由叶修说出来,他只是在某次喝了一小口啤酒后叨叨了一堆什么小沐橙的学费要交了啊新衣服要买了啊也不知道有没有男朋友了啊。一边的嘉世副队长看着好笑,说,看吧,这就是“相依为命”。
  
  
  后来魏琛还加了一句,说是“相依为命”的老妈子和小红帽。
  
  
  我没有接话,这是在魏琛说出那句玩笑时,莫名其妙地松了一口气。我基本不怎么记别人的垃圾话,叶修那种一句用个百八十遍的除外。但我却清楚的记住了魏琛的那句话。
  
  
  相依为命的老妈子和小红帽。
  
  
  那时候我不懂我为何松了一口气,就像我不懂苏沐橙眼睛里的东西。
  
  
  03.
  
  
  再次见到苏沐橙已经是第三赛季后的夏休,叶修早已跟我通过气,说沐橙刚高考完,又准备当职业选手,他带她去好好转转。
  
  
  这些年她也太懂事了,要松一松了。叶修低沉的嗓音从电话那头传过来,连我都能听出歉意。
  
  
  我知道,他也知道,电子竞技并不算是个体面的职业,他还好,苏沐橙一个女孩子,成绩和人际交往都不错,没必要钻这个牛角尖。
  
  
  况且他也怕,怕她不喜欢荣耀。却又乖乖地委屈自己。
  
  
  但既然她提了,那就按她的意思来吧。
  
  
  叶修在那头干净地笑了一声。
  
  
  挂了电话后,我想起苏沐橙给我和叶修送的风铃。
  
  
  叶修一个金色的,我一个银色的,送过来的时候,叶修在选手通道里,弯着眼睛笑成了一个球,说老韩啊,你看沐橙多有眼色,都知道我是冠军色,你是亚军色了。
  
  
  我哼了一声,说你怎么不知道你那个金色指的是季军。
  
  
  当然,我们都未曾想过,在好几个赛季后,我会再次拿到亚军,而他,连季后赛都无缘。
  
  
  夏休的Q市阳光很好,就像叶修给我告白的那个冬天一样。
  
  
  我拿起那串风铃,发现上面刻着小小的字:
  
  
  Jupiter
  
  
  04.
  
  
  虽然叶修说好了是他和苏沐橙的二人旅行,我还是拉着行李箱到了一个南方城市。
  
  
  那个城市的海风比Q市还要大,夜市里摆满了台湾小吃和冰淇淋。
  
  
  我像只无头苍蝇一样随处乱转,去了大学城又逛了小吃街。
  
  
  早晨的大海很平静,海边的石头大小不一。
  
  
  我坐了渡轮,在人群中挤得七弯八拐,我看到售票处有卖地图和明信片的小摊,目光转了转,却看到两个熟悉的身影。
  
  
  我没有叫出那个名字,反而买了一张地图,又买了一个盖章用的本子。
  
  
  真的要去走遍整个小岛去盖章吗?大概只是看到拉着叶修衣角的苏沐橙也拿着同样的东西吧。
  
  
  我压下帽子,躲进人流。
  
  
  听导游将岛边雕像吹得天花乱坠的时候,前面那个小一点身影,好像侧了一下脸。
  
  
  05.
  
  
  对了,那对风铃,据叶修说,是苏沐橙送给我们交往一周年的礼物。
  
  
  她说她跑了三个街区才找着呢。叶修比出一个三的手势,有一种说不出的自豪感。
  
  
  我当时跟她坦白的时候还特紧张,就怕她接受不了,又放着心里折腾。叶修当时是跟我这么说的。
  
  
  他还说,沐橙那时候还愣了很久,搞得他紧张地要死。
  
  
  幸好她接受了啊。叶修笑着说。
  
  
  毕竟啊——
  
  
  叶修没有说完,用烟堵住了嘴,但我知道他想说什么。
  
  
  毕竟是——亲人啊。
  
  
  我长长地松了口气,脑子里又浮现出第一赛季的那次聚餐。叶修喝了一口啤酒,红色的雾气就浮上他的眼睛和脸颊,他嘟嘟囔囔地吐出的话,给吴雪峰嘲笑成“相依为命”,又给添油加醋的魏琛形容成“老妈子和小红帽”。
  
  
  但是,在苏沐橙看来,真的是亲人吗?
  
  
  在发现那个风铃上的小字后,我一次趁着去H市,问了问叶修他那个风铃。
  
  
  ——Fixed  star
  
  
  叶修睁大了眼睛,望向旁边的苏沐橙。
  
  
  是恒星的意思,韩队的那个,是木星。稍稍地惊讶后,刚刚成年的小姑娘,翘起嘴角,很乖巧地说。
  
  
  06.
  
  
  如果苏沐橙没有对我说出那些话,我可能会一直告诉自己那是错觉。
  
  
  初见时苏沐橙任何人都含着警惕,却对叶修毫不掩饰的目光,再见时那个泛着光的女孩在转身的一瞬间骤然缩紧的肩膀。
  
  
  还有很多次她拉起叶修的手腕,还有衣角。
  
  
  圈子里的人起初都觉得苏沐橙和叶修有一腿,黄少天还曾为此上窜下跳,苏沐橙总是在这种时候抿抿嘴,不回答什么,后来众人习惯了,又在我和叶修退役后隐约知道了些东西,便也不再多说,顶多当做笑话,拿来开心。
  
  
  拿来,不知道寻谁的开心。我某次夜里醒来,仿佛听见苏沐橙用她寻常那种甜美的笑容,拿着两串风铃,站在十字路口处,比了一个口型。
  
  
  高楼的影子非自然地重叠在她站的路口中央,两栋深蓝色的建筑物间,颜色分明的交通灯刺得眼球发疼,而半空中,惨白的太阳周围另一个球体在围着旋转。
  
  
  身边的叶修在睡梦中翻了个身,我抓着带绒毛的枕头,似乎出了一手的冷汗,梦中的人好像察觉了什么,嘟囔着,念出一声老韩。
  
  
  我想起那些蛛丝马迹,目光,肩膀,衣角,还有——Fixed star 和 jupiter。
  
  
  07.
  
  
  那是一个热得蝉都要掉下树来的夏休,我接受了叶修的邀请,领着霸图训练营里的小辈去H市打友谊赛。
  
  
  说是友谊赛,他队里的正选可也没闲着,一个个地车轮那些小孩,我揉了揉太阳穴,倒也不难想到这个结果。
  
  
  于是我打开嘉世训练室的铁门,却撞到了一个比我矮上一头的身影。
  
  
  那个人似乎抱着一堆资料,有本子也有课本,我边忙着道歉才发现是苏沐橙。
  
  
  我捡起一个本子,活页本的页子似乎没有夹紧,哗啦啦地撒了一地,里头的图画和笔记都暴露在我眼前。
  
  
  我有些尴尬,苏沐橙却先我笑起来。
  
  
  这是我的地理笔记啊,没事的韩队。她爽朗地笑着,笑声和叶修的有点像。
  
  
  你喜欢地理?我问到。
  
  
  这个问题有点蠢——毕竟又不是做了什么笔记就得喜欢吧,或许她只是把之前上学时的笔记全都整理了一遍而已。
  
  
  没错啊。苏沐橙眨了眨眼睛。我上学时最喜欢的就是地理了。
  
  
  趁着捡起资料,她讲了起来。
  
  
  “说实话,我一直觉得您和叶修就像我们老师讲的双星系统啊——绕着一个重心旋转,即使一方变成白矮星或者是红巨星都还是遵循着同样轨迹。”她又捡起一张活页纸,上面的铅笔印在白炽灯下反光,依稀能看出是一些圆圆绕绕。
  
  
  “我特别喜欢这种绕着对方旋转的感觉,尤其是对方同时也绕着自己的时候。”她摩挲着纸背的凸起,光从上方投下来,阴影从各个地方投在她身上,就好像将她切割开来一样。
  
  
  “希望,能一直沿着既定的轨道前进吧。”




*******

注:木星是太阳系中最大的行星。

但是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木星可以自体发热,甚至有人预言在太阳衰竭后会由木星接替来着。

剩下的你们自己脑补好了……
  

【韩橙叶】小行星

   韩叶恋人前提下的,橙→叶

   苏沐橙视角,慎入

    01.
  
  在成为一名职业选手前,我是一名高中生。
  
  
  跟我那些粉丝们想象的不同。
  
  
  我不会拯救世界也不是会开高达的美少女。
  
  
  背上没有发条也不会突然掏出一把乌兹。
  
  
  不会坐在河边看风起云落白衣苍狗也不会傻到拖着人讲你看对面那个学长。
  
  
  我就像所有青春期的女生一样,想出点风头又有点害羞,有偏爱的老师也有厌恶地想要扎小人的同学,当然,也有暗恋着的你。
  
  
  就那样平凡地行驶在无形的轨道上,在每个月末向你道一声好久不见。
  
  
  早春的长堤上开满了白色的小花,我拎起脱下的皮鞋,脚踩在凉凉的草地上,草尖有些扎,空气中传来烟草的味道。
  
  
  那时,我克制着这份现在早已模糊的喜悦,闻着你身上淡淡的烟草味,献宝似的从满满的箱子里拿出我五颜六色的笔记本来。
  
  
  博君一笑。
  
  
  其实我想说很久啦。有的时候,我就这样普普通通地,在淡黄色的纸上用0.5的签字笔画出一个个瘪瘪的圆形,标上或实或虚的经纬线,领着这些在二维面上的圆形变成三维意义上的球体。
  
  
  这是我经常做的事,在我最喜欢的地理课上,看讲台上的人打开电脑,插上U盘,放出一个视频。
  
  
  黑漆漆的开头是一片又一片的寂静,随后暗沉的光从所有角落漫过来,最后由散落的星云糅合成大大小小的星体。
  
  
  
  班里大半的女生都兴致缺缺,唯独我看着燃烧的超新星,想到了和你从墓地走回来的那天,看到的,忽然闪亮的星星;唯独我看着从一个原点到现在无限膨胀的宇宙,想到从你口中喷出,渐渐扩散开的雾气;唯独我看到那些闪亮的恒星时,想到了如此耀眼的你。
  
  
  
  而那时,发型像是裂开板栗的老师,会敲敲屏幕,等视频停下,然后指着我们太阳系的略图,说到:
  
  
  
  “行星,是绕着恒星转动的。”
  
  
  02.
  
  
  有时候我觉得我挺傻。
  
  
  你看,一点点垒起的高楼,因为地基是由钢筋掺杂了水泥,在和煦的阳光下用了三年才建成。所以才那么稳固。
  
  
  我在寄宿制的学校里,离你的距离是三公里。然而当我在足球场上的青草里,找到一棵四叶草,我还是会高兴地把它摘下,插在书包侧面的口袋里,圆圆的叶片向外伸着,直到体育课结束的哨声响起,才惊醒我愚蠢的梦。
  
  
  
  如果梦没有醒,那么也许我会在五点半就到学校的大门前,看着一个修长的人影买了我喜欢的巧克力味奶茶,加了珍珠和椰奶,然后我可以奔过去,假装话唠似的转来转去,最后塞给你那支正青的四叶草,祝愿你开boss橙装满地。
  
  
  
  你身上有淡淡的烟味,我起初讨厌地要命,结果最后却爱屋及乌。
  
  
  
  然而在一个又一个月,在红色围墙和铁网包裹的监狱里,我只能像个文艺少女一样告诉自己,我和你至少呼吸着同一处空气,看同一朵白云。
  
  
  那曾我的远日点,离我唯一的星星,最遥远的时期。
  
  
  03.
  
  
  对啦,说到云,你还记得那次我们在列车上看到的云吗?
  
  
  那几乎是我最幸福的时刻,你说我明年就要“上班”了,不如好好玩玩,弥补一下。
  
  
  于是你豪气冲天地甩出一张地图,翘起二郎腿,说随你去哪儿。
  
  
  那时我心里有个疙瘩,随着时间被我一点点抚平。
  
  
  但我长了个心眼,手指向南边的同时,装作随意地问了你句还有没有别人。
  
  
  其实时间太久,我早就忘了我心里是否有一帮地鼠在丁丁哐哐,只是据我现在分析,在等待你回答的那几秒钟里,我一定绷成了个球,在看不到的地方滚来滚去。
  
  
  当然没别人啊,就我们两个啊,怎么,想带云秀去?你嘴角翘起来,打趣儿似的说到。
  
  
  我恍惚间傻笑起来。幸好你那时转过了身,不然你啊,就得看到未来的联盟女神苏沐橙,像一只啃桌脚的啮齿类动物一样欢腾。
  
  
  于是我们风风火火地上路,在人流密集的候车大厅穿过安检,在飞驰的列车到达前分享一袋橙子味的饼干,在落座后拉开深蓝色的窗帘。
  
  
  
  窗外六月的阳光正好。
  
  
  
  我想我得感谢高考后全家出游的人,因为拥挤的人潮,我可以理所应当地抓住你白皙的手腕,我可以让目光紧紧地粘住你清瘦的背影。
  
  
  追随我的恒星。
  
  
  04.
  
  
  我只得庆幸我修筑的高楼并非我一厢情愿,却也只能将不幸归功于这该死的“亲密”。
  
  
  同样是在一个人潮汹涌的圣诞节,学校因维修而提前放假。我像是得了藏宝图的阿里巴巴,恨不得下一秒就去家门前芝麻开门。
  
  
  然而家里没有财宝也没有等待我的公主。
  
  
  我早已忘记你向我坦白恋情时的情景,大概记忆也不愿保存这样的事情,索性格式化了。
  
  
  但依旧无法改变这事实。
  
  
  改变你当时笑着的事实。
  
  
  我依稀记得那时我们复习到高一的内容,故作知识渊博的栗子头老师给我们塞了一堆双星体的知识。
  
  
  普遍存在于银河系中的双星系统,两者围绕共同的重心旋转,其数量,并不少于单星。
  
  
     我知道我是没有理由悲伤的。就像你所认为的那样,从孤独一人到他人相随,你们之间暗涌的悸动,我心知肚明,没有出面阻止便是默认肯定。而你也清楚,即便世人白眼嘴上讥讽,我也不会投以厌恶,你也就不会因此放弃。更何况你们是宿敌,是难舍难分的对手。
  
  
  从网游到联赛,从少年到青年,你们一直都不曾远离啊。
  
  
  虽然你忘了,我也是如此。虽然你不知道,我花了多少时间去忽视那些蛛丝马迹。
  
  
  更何况,那时你笑着,幸福的太阳光从你身后的窗子照了进来,轻柔的风往我鼻子里灌入淡淡的烟草气息。
  
  
  更何况啊,你是那么的想要我,你的家人,给予你最真诚的祝福。
  
  
  像是婚礼上坐在两旁的父母,像是牵起你们两人手腕的牧师。
  
  
  小小的牧师,有她的职责啊,不管她是否将新娘的一颦一笑都收藏在眼底,不管她是否曾经给过盛装的人一支小小的四叶草。
  
  
  小小的牧师,有她自己的爱情,也有守护一份光明的职责。
  
  
  于是我抬起头,露出我最标准的灿烂笑容,就像从前我带着一丝贪心的满足、向你说声好久不见一样。
  
  
  道一声我记不得内容的祝福。
  
  
  05.
  
  
  说回那个夏天的旅行。
  
  
  我们乘着高铁南下,飞驰的列车穿过农田和城郊,蓝得让眼睛发胀的天空上,炸开一朵又一朵的白云。
  
  
  到达目的地时正是傍晚,我们两个吹着海风,张开嘴都有咸咸的味道。
  
  
  你看了看天,说快要下雨了。
  
  
  然而大雨没有如期而至,只是在我们外出的那个晚上,在沙滩的上空,蔓延出盖满整个天空的闪电。
  
  
  看起来很恐怖,白色的光芒顺着天幕,似从远处的海上长出了仅留一瞬的大树,枝干蜿蜒。
  
  
  于是我内心的贪婪也像不知疲倦的速生杨,扭着畸形的枝干,张牙舞爪地向四周伸展去。
  
  
  
  我想着我或许可以乘着醉意,拉过毫无防备的你,就装作害怕的样子,紧紧拥抱着你,不放开,让你的烟草香味填满我的鼻腔。
  
  
  
  或许,就那样抛开理智,钳住你双唇的温度与呼吸。
  
  
  那一定就像薄荷糖的味道,有点苦,又冰冰凉凉。让人上瘾。
  
  
  
  然而在那个雷声作响的夜晚,我坐在泥质沙滩上,看着浪潮逐渐吞没了我垒的城堡,最终什么都没有做。
  
  
  
  06.
  
  
  还记得我送给你和他的交往一周年礼物吗?
  
  
  我不知出于何种心情,穿过三个街区,进了七个礼品店,找到了它。
  
  
  令人惊讶的是,我当时,明明清楚地知道这个成对礼物的二分之一,会落到谁手上,却还是出乎意料的兴致勃勃。
  
  
  感情无法作假,可那时的我却如此的诡异。
  
  
  我甚至在归途上唱起来最近流行的歌曲,穿着雪地靴的脚踏过一块又一块石砖。
  
  
  街边残留着积雪,我踩着斑斑点点的白块,像是走在早春的草丛间,身边百花盛开,远处飘来你身上的烟草味。
  
  
  我的大脑似乎就这样将我与你分离开去。你是叶修,一个那么好又那么应该被爱着的人。你停留在湖中的小洲里,或者站在暖黄色的路灯下,白皙的侧脸和淘宝款的大衣看起来随意得要命,却从不为着什么事而改变自己的轨迹。
  
  
  我的爱,与你没有关系。
  
  
  我总是在你身边,亲密无间却隔着一层无形的膜。
  
  
  我曾在我的心上修了一栋高楼,地基是用混凝土和钢筋做成,楼身是用时间的砖块混上粘稠的糯米筑成。
  
  
  后来下了很久很久的雨,酸性物质钻进墙壁上的裂缝,将它腐蚀的只剩黑色的筋骨。
  
  
  那些钢筋水泥将你我隔开,也将我隐秘的心思锁在你不知道的角落。
  
  
  “啪嗒”一声,我像很久很久以前,你向我说起你爱的那个人时那样,将所有的不甘与嫉妒锁在箱子里,套上最牢固的绳索,塞进那座倾覆大楼的地基里。
  
  
  我为你买下两串风铃,听它们在风中吹出早春的声音。
  
  
  07.
  
  
  我是绕着你旋转的行星,行走在无形的轨迹。
  
  
  如果有一天我的寿命耗尽,物质崩解脱离引力。我希望我能冲进你由氦与氢组成的大气,在极速摩擦中变成漫天的流星。
  
  
  直至燃烧殆尽。

      END
  
  

【all叶】此去经年(一)

旧文扩写混更

别被标题骗了,这就是篇段子结合体。

拼命开坑。

  01
  苏沐秋穿越了。
  
  对,为了剧情需要,他穿越了。
  
  一脸懵的前神枪站在帝都的人潮中,眼前的大屏幕还十分带劲的播放着沐雨橙风和苏沐橙联手拍摄的婚纱广告。
  
  联盟为了捞钱已经开始搞英明帅气如我的性转了吗?!
  
  卧槽还是婚纱照!
  
  尚在调整自身三观的苏沐秋第一时间想到的并非穿越,而是联盟的节操问题。
  
        从某种角度来看,也算是生长在红旗下看穿了一众大屌萌妹本质的死宅式正常想法。
 
  02
  
  从前有个科学君。
  
  后来它死了。
  
  03
  在沐橙的浸淫下好歹看过几篇穿越文的标准宅男苏沐秋很快实现了三观的重组。
  
  首先,他在下高铁的时候打了个盹……然后,然后,就穿越了?!
  
  这还真是简单粗暴的剧情需要啊!都没有系统出来完善一下世界观吗!
  
  在红旗下生长的前少年现青年陷入了深刻的思考。
  
  当然,就刚才所见来说,他妹妹似乎发育的还挺好的……
  
  红旗下生长的少年扯下了红领巾,向着肮脏成年人的方向前进。
  
  这个世界也不坏,至少自家妹妹还好生生的活着,有细腰有大欧派,这不就很好吗?
  
  至于其他……成年人看着大屏幕上一闪而过的花花绿绿的身影。
  
  倒也不算太过意外。
  
  04.
  
  然后他遵循穿越法则不管自己有无手机先抓了个路人问了问现在是啥子年代。
  
  路人一边尽量简明扼要一边在脑子里循环今天老子在路上碰见了个蛇精病的背景音乐。
  
  曾在大街上发传单挣外快还友情客串过青春智障偶像剧的苏大帅哥不为所动,表情自然和谐。
  
  然而内心卧槽汹涌。
  
  原因甚是简单:
  
  整理信息完毕的苏沐秋发现他妹妹大概是要成他姐姐了。
  
  歪,穿越系统吗,请问穿越之后可以调整时间线吗?妹控患者急需您的帮助。
  
  05
  
  从第八赛季穿到第十一赛季的某人萧瑟地坐在B市冬日的阳光下,眼前的大屏幕已经从联盟众美代言国际知名婚纱品牌播到了微草亲情赞助的全国连锁药店。
  
  微草冠名……联盟这是穷到卖药去啦?
  
  苏沐秋脑中浮现出一个场景,某王姓大小眼拿出一袋感冒药,一脸关切地对地中海的方姓医生说:“孩子咳嗽老不好!究竟是……”
  
  ……nice!
  
  这画风真是莫名和谐啊,退役后依然十年如一日地怼对家的苏沐秋笑出了声。并不符合季节特征的春风呼过他的脸颊,让旁边路经的小哥得出一个帅哥不是Gay佬就是神经的经典定理。
  
  对了,自己来B市是来干啥的?
  
  联盟脸面之一的笑容戛然而止。
  
  06
  
  从帽子里抠出一张全明星票一张车票的苏沐秋进入了沉默jpg.模式,并确认了自己之前抱着吃垮微草的信念于是只揣了50块就到了帝都的现实。
  
  如今大腿抱不了,自己跑到微草怕是要被当成狂热粉丝劝退。
  
  哦,银行卡和酒店预约估计也黄了,跟北方秋季的落叶一样黄了。
  
  盘算一番发现无处可去的苏沐秋开始思考起以帝都的物价50块钱可以撑几天。
  
  不,是苟延残喘几天。想起了帝都十元一面的恐怖的苏沐秋45º仰望天空,凹出了一个新房式的笑容。
  
  07
  
  
  出来的急,苏沐秋手边连套可以抵点钱的换洗衣服都没有。
  
  他开始深刻怀疑自己穿越的价值及意义。别人穿越都是右手金手指,左手系统挂,运气好的刚一过来就是美女环绕人生赢家。
  
  怎么换成他就成农民工进城打工,没钱没房没妹子的大型悲苦八点档连续剧了呢。
  
  前神枪很无奈,前神枪很气愤,于是最后兜兜转转还是决定回归本行搞个代练。
  
  在穿梭过重重人流后苏沐秋终于找着了个不查证的网吧,拿出秋木苏,打算熟下手,顺便教教各家工会做人,让他们体会一下半年不曾感受到的绝望。
  
  思维还停留在另一个世界的苏大大完全意识到这个世界有句话叫——
  
  这个神领的Boss被我兴欣承包了。
  
  08
  
  刚登录荣耀苏沐秋就发现荣耀等级上限升了,升到75级了,再次感到与时代脱节的前神枪愤怒地冲到竞技场虐人,任性地忘了开修正。
  
  于是顶着等级顶着装备差距的神枪手火力全开,把对面满级且全身紫装的神枪打了个飞起,对面的神枪死的一脸懵逼,在看对方明晃晃的70和丑了吧唧的装备,恍惚间仿佛回到了君莫笑和他的小伙伴排队做挑战的年代。
  
  苏沐秋在电脑前笑得一脸高深莫测,同时暗搓搓的庆幸自己半年没碰荣耀还能在竞技场了虐人。
  
  果然只有游戏才能给我带来久违的真实感。
  
  09
  
  被人搭讪时苏沐秋正在虐着他第17个对手。对方被打跪后明显内心无比震惊,此时已经把苏沐秋从张益玮猜到了周泽楷。
  
  搭讪者是个妹子,还穿着不知哪家学生装,满脸羞涩腼腆,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来网吧里找男友负责的。
  
  苏沐秋边pk边试图和她交流,结果对方向报剧情一般表示她是之前被虐的神枪,碰巧发现虐他的人就在对面,看他技术不错想邀请他去参加这次联盟官方举办的全明星衍生活动。
  
  苏沐秋心说那个衍生活动我也知道之前在大屏幕上滚的贼欢了还有奖金只是广告最后添了句名额已全数发放。
  
  妹子再次表示苏沐秋可以用她的号参加毕竟名额是给帐号卡的她帐号卡碰巧有名额,而她活动当天碰巧有考试并且碰巧没有好友代打。
  
  苏沐秋心说这剧情怎么这么扯淡呢姑娘你数过你刚刚讲了几个“碰巧”吗?
  
  外表羞涩的学生妹好像突然想起来什么,忽然一脸悲戚地说她一个死忠沐粉叶粉就这样错过了与偶像同台互动的机会,真是……
  
  坐在破转椅上的人拔卡起身。
  
  苏沐秋副本,攻略进度——100%。
  
  10.
  
  你永远无法考量,一个妹控对妹妹的渴望,就像你无法知道,一颗中子星曾经的光芒。

                                                  ——妹控第三定律
  
  11.
  
  隔天,苏沐秋在乌烟瘴气的网吧醒来,嘴里还撇着根烟屁股,让自己引以为傲的帅脸估计就是个死宅样。
  
  他得承认,有那么一瞬间,当醒来时听到的不再是快递的敲门声,而是网吧劣质耳机里传来的游戏音效,他仿佛又回到了和叶修一起打荣耀的时候。
  
  同他喜欢的人,同他喜欢的家人,在一起无下限的时光。
  
  只可惜,无论是哪个世界,在某个热的路面发烫的季节后,两人,或者说三人,都不会再有这样的机会。
  
  妈的这么多年没来黑网吧搞得整个人都开始怀旧了。
  
  苏沐秋仰头瞪瞪天花板,甩开脑子里乱七八糟的回忆,拿起昨天学生妹给自己的帐号卡。
  
  12.
  刷卡,登录。
  
  全身紫装的神枪手。
 
  姓名显示:
  
  「此去经年」  
  
  
  13.
  
  苏沐秋掐指一算,觉得此事必有蹊跷。
  
  游戏里的他操着一大胸女号,在团战中不显山不漏水,就想混吃等死等他挂的代练广告被接。
  
  结果他就被拉进了一团。
  
  这他妈是人干事吗……竟然让他一老年摸鱼神枪手搞一线,兴欣不要boss了啊。
  
  他转念一想,估计是之前的妹子的锅,颜好音美的妹子哪里都缺,没看他角色一个胸抖周围一圈僵直吗。
  
  他豁然贯通,继续划水。
  
  有人见他不怎么起劲,来密:“妹子今天不舒服吗✺◟(∗❛ัᴗ❛ั∗)◞✺大家都很关心哦~”
  
  苏沐秋回密:“没事儿,大姨妈来了。”
  
  对方:“……”
  
  14.
  
  果不其然,此事果有蹊跷,似是学生妹闺密的汉子听闻“她”的悲惨处境后立即放弃了进一步深入的想法,当下表示要带他去爽爽,改善精神状况。
  
  这个可以爽爽的地方就是一团的更前方——大神混战区。
  
  汉子兴奋的用语音指点江山,在混战的背景音中攻击力堪比黄少天和他的一百只橡皮鸭。
  
  苏沐秋不知这货操作如何,不过单看这方面的能力也够在一堆剑客了脱颖而出了。
  
  “看那,那就是我们兴欣英明神武帅气迂回的气功师海无量的操作者方锐的小号——无敌最俊朗的小锐锐”
  
  说什么迂回啊不就是猥琐地翻滚吗……
  
  “看那,那就是我们美丽大方一往无前的女战神寒烟柔的操作者唐柔的小号——我一定要成为超过叶修的叶修的女人!上啊唐柔MM戳死那个拳法家!”
  
  那个“超”能不能把翘舌音读得在准一点……
  
  “看那,那就是我们温柔可人细致入微的鬼剑士一寸灰的操作者乔一帆的小号——前辈我可以跟你倒水吗!”
  
  ……如果我没记错百度上乔一帆是男的吧男的吧!
  
  15.
  
  苏沐秋陷入了沉思。
  
  他在想要以何种方式把自己的宝贝妹妹从这群迟早药丸的取名变态手中拯救出来。
  
  不过转念一想,有可能只是临时从工会拿来的小号呢?
  
  他心生一计,指尖飞舞。
  
  「此去经年」:这是大神们的固马吗?苏沐橙大大的呢?

  「总之我最帅」:当然不是固马啦!
  
  还好还好……
  
  「总之我最帅」:大神们都有很多小号的!比如说“修修真可爱”,“依诺酱的机械旋翼❀”,“打火机与唇间之烟”,“艾叶是我对你的爱意♡”,哎呀大家和叶神的关系真是太好了啊,这种由里到外的友爱气息真是太令人感动了啊(。・ω・。)ノ♡。
  
  ……太天真了啊苏沐秋!

TBC

*********
  
  妹控选手选择了G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