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远右近

All叶主伞修,韩叶,还吃双花林方包罗等等等等。

杂食中的杂食,墙头中的墙头,慎fo勿忘。

偶尔正常,常态抽风

沉迷徒弟,无法自拔

【韩叶♀】如往昔(性转慎入♀)⑤

纯情老韩×腐女叶修

这一次老韩掉线,叶修的腐女属性也掉线了。

我流性转也只剩下小裙裙和黑丝了吧。

放心吧并没有XD

(我是说小裙裙和黑丝……)

Chapter.5  迷途(一)

01.

叶修有个路痴的萌系属性,这在职业选手圈里并不是什么秘密。

世邀赛时她被大部队拖出来逛景点,人海里挤呀挤呀,就没影了 。

最后一众人鬼哭狼嚎兼在群里咆哮,生怕这位大神死在异国他乡,落叶都没法归根。后来经群里人指点才在某电话亭里摸到了正犹豫着要打哪个求助电话的叶修。

然而叶修自己对此并无自觉,提溜着电话还一脸懒洋洋的笑,最多眼神有点迷茫。

众人被萌到了。

领队是世界的宝藏,迷路后悄咪咪有点慌的领队更是!!!

自此以后他们再也不敢放叶修一个人出去,无论是买烟还是买卫生巾,总有那么几个大男人在她不远处晃悠,知道的说是国家队内部团结友爱,不知道的还以为是过激粉丝私生饭。至于陪同旅游更是不必说,恨不得在她身上装个电子眼。

对此叶修总是一脸无奈,吐槽他们大概是把她当成了小屁孩或是老年痴呆。

“其实老年痴呆的部分症状的确是方向感失调,你可以试试黄芪和枸杞子,据说有奇效……”王杰希从善如流。

“……大眼儿你不去当中医真是浪费了祖国建设社会主义的基础人才……”叶修扶额。

“过奖过奖。”

“……”


妈蛋,不找时间给你们加训你们还要在我头上动土了。

某年某月某日,被盯着买了一包烟还被逼着没收一半之多的叶修,嚼着戒烟糖,愤愤地想。

……戒烟糖真苦。叶修觉着她的味蕾快炸了,遂下定决心归罪于送来这鬼玩意儿来的某人。

妈蛋让老韩来给那群家伙加训一小时,管屁的时差!

02.

不过,这毕竟是世邀赛后的实时状况,要搁两年前,这还真是个冷知识。

03.

距离韩文清告白已经过去几天,没想到送走话唠迎来大眼手残,节奏快的让人以为他们有那么几百腿。

叶修却是看不出什么变化,吃吃睡睡玩玩荣耀,除了黑眼圈略重,连那个梦的渣都没再在她睡觉时叨扰。

一如她曾经渴望过的人生の赢家。

可是现在,荣耀教科书迎来了大危机。

她昨天应了张新杰的竞技场把对方一顿猛抽,虽说她小心翼翼地没出声,但张新杰不是个傻子,老韩的筋也没搭错,她今天怕是要被霸图正副队围堵。

当然,这都是小事,叶修自信以她装鸵鸟的功力躲得过去,并且她也没想着赢,反正这活不赚了,拖下去不好,一了百了才好。

这是其一。

而更重要的是其二——

“我说叶修,你把胸挺一点,不要总驮着背,不好看又容易得颈椎病。我跟你说我一个远方亲戚年轻的时候就是做仓库管理,现在老了颈椎疼起来要用固定支架……”

花花绿绿的商场,人潮熙熙的商铺,各色音乐和广播混杂。

身处其中的叶修被迫上妆,引诸多路人侧目。

那一天,叶修再次回想起,被囚禁在更衣室里的屈辱,和被女人支配的恐怖。

他丫的还以为脱离了沐橙就万事大吉了丫女的都一个德行吗?!

被强行脱下帆布鞋小外套穿上长筒靴修身长风衣的叶修欲哭无泪。

别忘了你也是女的啊大大……

04.

叶修趁着唐柔和陈果搜刮品牌店的功夫溜号了,理由解决生理问题。

顺着图标找着厕所,叶修第一反应就是拔烟,点烟,抽烟。

一气呵成。

享受着短暂的悠闲时光,叶修就靠着隔板,看那点烟气顺着上升气流,小心地变淡。

四方的天花板中央有一块水渍,拧成不知道什么的图案。

她重新吐出一口,没成烟圈,倒是拢在她眼前。

看不清表情。

05.

叶修返回时陈果正在和唐柔咬耳朵。

只是这咬耳朵的音量酷似咬猪蹄。

叶修有点恍惚,好像自从她出走嘉世遇到的情景都酷似狗血少女漫或无脑韩剧。

人生如戏啊。

叶修边感慨边准备趁她们聊着偷偷把那些七了八了的化妆品高跟鞋小内衣小面膜放回去点儿。

这时咬猪蹄的坏处就体现出来了。

“我说果果,你这样逼叶修出来真的好吗?”

当然不好当然不好,我今天的本都还没下呢级也没练晚上还有一头孟加拉虎一只眼镜蛇等着围殴我啊。

“当然有必要啊,你看她都多少天没出过网吧门了,需要呼吸新鲜空气!”

我出去了好吗?!不出去去哪儿买烟?你把柜台里的烟都给锁了好吗?!再说这儿空气哪里好了?

“不过你也不能逼着她穿这些衣服啊,总归是要她自己来选的啊。”

对啊你知不知道那个风衣的腰带有多紧我肉都勒掉了啊。

“可是不这样,她又要死活憋着啊。”

诶?

“我知道叶修她不喜欢这样,但如果不把她强拖出来,不硬给她强塞给她这些东西,单单是买回来甩给她,她一定不会要吧?

“她虽然看起来吊儿郎当的,不像个正经人,还为了烟钱欺负你不懂荣耀。

“但她有时候也挺固执的,你看那天下着大雪,她就穿着这点衣服走进来,手指都僵了,一看就是什么都没带,什么名也都没有就离开嘉世了。

“我虽然不懂什么厉害和不厉害。

“但是她哪里都没有去,过了条街就来我们这了。

“所以,我觉得吧,哪怕她什么都没得到,她还是很喜欢嘉世吧。”

06.

叶修听着陈果的声音,忽然觉着,又想抽烟了。

她想着老板娘真是个大笨蛋,脾气暴躁不说还总爱瞎想,脑洞那么大却连她是叶秋都不相信。

蠢死了啊。

但她又想着,再在心里扎她小人还弄一身烟味,老板娘怕是又要冲过来掐她的脖子,于是她扯扯嘴角。

朝她们走去。

“喂,老板娘,还有什么想逛的啊,拎包小妹为您服务嘞!”

TBC

【韩叶♀】如往昔(性转慎入♀)④

纯情老韩×腐女老叶

依旧是剧情起飞的一章

腐男张副依旧占据吐槽主役地位(放心马上会有人来陪你)

内含我流矫情

告白部分完

Chapter.4   告白(四)

01.

“事情大致就是这样。”

第四赛季的一个下午,张新杰与韩文清相对而坐,地点为霸图宿舍。

虽是初秋,霸图队长的衣架上仍旧挂着一条明显不和时宜的——直男审美的围巾。

当然,现在他用屁股想都不会觉得这玩意儿单纯是用来拉低整个房间审美的。

真是辛苦他了。张新杰捂脸。

“所以队长你……暗恋叶修,但被她误会成是个,嗯……同,同性恋。并且……还和我有……不同寻常的关系?”张新杰面庞扭曲,他刚刚接收了太过惊悚的信息,现在眼镜都快掉了。

这剧情简直比我看到的ABO生子流,蛮横队长小情人还要迷。

堪称恶俗的误解性向梗,一方深情一方死活不开窍,还是篇性转,踩雷踩的一个不漏啊。

张新杰内心吐槽,边端起方形的口杯灌了口绿茶。

“不过其实,说我是Gay这一点,似乎并不是误解。”

霸图队长思考一番后忽然认真说道,浩然正气的语气似乎是在跟他讲战略布置。

张新杰差点没把绿茶喷他脸上,脑袋里迷迷糊糊的还在想为什么韩文清会知道“Gay”这种词语,等茶都快凉了才发现自己抓错了重点。

……这又是什么发展?

02.

“据叶秋她自己说,她当时买不起好麦,捡的网吧里的旧,声音自动沙哑低沉处理,再加上她当时变声时又抽烟,又混在网吧里大喊大叫,平时玩游戏时也粗声粗气的,不仔细听也听不出来是个女声,她自己不讲,我们玩游戏的也都以为她是个男的。

“后来我发现我大概是喜欢她,又不好直接说,打算瞒下去了事。

“但那天我们两个在抢Boss时起了争执,那时候跟我们一起打野图的人里除了她就一个妹子,两家分材料不均,争来争去其他人都下线了,就剩我和她那边还有一个人继续争。

“说实话那时脑子也是抽了。”韩文清忽然苦笑了一下,这个表情和他以往的形象极其不搭,但张新杰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对。

屁话,刚刚的独白已经ooc到天上去了,苦笑一下算老几?

“你也知道,游戏里女生少,我最后被那两个不要脸的家伙逼得受不了,就摆出那个队里的女生来说事。

“我当时想毕竟唯一一个女生,他们多少也会不那么赖皮,事实也是两个人都顿了一下,但是叶修紧接着就开始狂笑,然后突然来句我是不是对那个女生感兴趣,要不要撮合撮合之类的。

“我哪能答应。

“结果一气之下就扔了句‘我喜欢男人。’”

03.

“沐橙啊,具体就是这样了啊,我也搞不懂老韩是个啥意思。”

拎着网吧的固定电话,叶修表情复杂。

她梦醒后没睡成回笼觉,倒是那个魔幻现实主义的剧情反复在她脑海中放映。

想来想去,还是决定咨询一下看起来经验丰富的苏沐橙,没想到苏女神不仅在美貌方面高人一等,在八卦方面也是充分展示了何为女人的第六感,没几下叶修那几篮子陈年旧事就被扒了个精光。

现在她刚刚讲完韩文清公开出柜的始末,那头的苏沐橙却陷入了沉默。

许久,她抱着一种恨铁不成钢的悲痛心情问道:

“叶修,你还记得《梁祝》里十八相送后的情节吗?”

叶修心说当然记得啦,不就是祝英台说她有个同胞妹妹待字闺中给了梁山伯一玉蝴蝶要他去找么。

等等……难道,老韩这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卧槽老韩他喜欢沐秋?!”叶修醍醐灌顶,立刻兴奋抢答。

没想到啊,叶修仿佛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老韩那是虽然对自己一团火气暴躁无比,对苏沐秋可是相当温和且投缘的,没想到老韩他那么奔放,这不仅出柜了还告白了啊。

啊啊啊韩苏不错记下来记下来!!




“叶修……”短暂的平静后,话筒中又传来了声音。

“嗯?”致力于新cp观刷新的叶修不明就以。

“……我觉得韩队喜欢的应该不是我哥吧。”

“哈?可是当时不就他俩是男的吗?”

“……我记得,”苏沐橙深吸一口气,说:








“我记得,你一直没跟韩队说过你是女的吧。”





04.

于此同时,张新杰已经趁着午休将校对完毕的稿子发送到了印刷厂,并在心里诅咒了玻璃心的韩叶大手子原地爆炸。

说实话,最初知道了叶秋是名货真价实的女性后,他一度无法直视那些拜托他校对的文章,总觉得不是同人ooc严重就是觉得自己的生活ooc严重,简单来说就是现实与想象严重脱节。

但是后来他坦然了。

因为他发现,也许对于韩文清,对于叶秋,长相如何,声音如何,甚至性别如何,并没有什么关系。

在那次午后的独白之后,张新杰似乎很多次,都能想象出那个原本凶神恶煞又行事认真的队长,会隔着断断续续的电波,隔着失真的话语,隔着水火不容的阵营,喜欢上一个在他看来,毫无疑问,是个同性的人。

她嘲讽,她甩赖皮,她操着百八十个小号轮番上阵把各路野图一扫而空,事后还不忘去他们霸图抢抢劫。

但他还是喜欢上了她,无关任何东西,喜欢到无奈,喜欢到脑子会抽风。

“也是傻。”多年前,韩文清向他坦白时,如此说过,嘴角还是啜着一股子苦意。

我喜欢你,喜欢到把你买的围巾挂在秋天的衣架上,喜欢到会去坐曾和你一起乘过的慢车,喜欢到甘心做一辈子无法拆分的对手。


喜欢到关于你的一切都变成苦意上涌。


05.

几天前,韩文清做了一件大事。

他早就听闻嘉世要收购孙翔,那个锋芒毕露的家伙肯定不会安分于一个普通帐号,他若是转会,目标大家都心知肚明。

虽然现在是赛季中,嘉世也未必会搞出这么缺德的事,但他就是隐隐地不安,像是烦躁的夜猫子。

也许只是苦意积攒地快漫出了池子罢了。

然而他并不能再像以前那样开着“大漠孤烟”就去跟“一叶之秋”抢野图,叶秋虽然乱来,但也是知道分寸的,更何况帐号卡是战队财产,韩文清这边霸图老板尚给他面子,叶秋那边又怎样呢?

他只好敲开QQ,打开那个空荡荡的窗口。

他决定再来一次。

除去所有的乌龙。

所有的输赢,都赌在了那四个字上。


TBC

【韩叶♀】如往昔(性转♀慎入)③

纯情老韩×腐女叶修

ooc慎入

腐男张副出场,剧情已经开始上天了。

我还是没能完成三更的伟大事业。

Chapter.3  告白(三)


01.


其实叶修这样消极处理也是有原因的。

且不论到底是大冒险(虽然并没人有这个胆子)还是真告白,她都想再等等。

其一是她尚不确定她是否喜欢老韩,所以虽然她觉着这么吊着有违道德,不过总好过当个始乱终弃的渣女。

其二是她知道韩文清一个秘密,这个秘密是联盟成立前他不小心说漏嘴的,围观者仅有她与苏沐秋,不久后另一人驾鹤西归,她也就成了唯一的知情者。

韩文清,是个喜欢男人的,Gay。

02.

霸图的夜晚永远是寂静的。

距离十一点还有十七分钟,张新杰已经洗漱完毕,准备趁这最后一点时间校对一遍稿子。

今天下午嘉世可算是搞出了个大事件,成功的用某人的退役赚了一把眼泪和情怀。

但总有人,会不满意这种结局。

比如和叶修情同闺密的黄少天,比如同叶修风雨十载的苏沐橙,比如跟叶修认识多少年就打了多少年的韩文清。

当然,还有一类人。

他们没见过叶修的庐山真面目,不清楚叶修是长发短发直发烫染,甚至连性别认识都往往南辕北辙。

然而,他们如今心碎一地。

他们,就是叶粉。

代表之一,就是张新杰手头的这个作者,主食韩叶。

明明都要出本了,明明之前都是傻白甜画风,明明就差个为爱鼓掌有情人终成眷属,TMD的就是听闻蒸煮退役孑然离去,泥马生生趁着他训练把稿子拎回去改了结局。

文章的末尾,韩文清和叶修站在初遇的树荫下,交换了一个蜻蜓点水般的吻后便飘然离去。

【“老韩,我先走了。”】

【“也许就那样,”】

【“可是我,已经累了。”】

……什么玩意儿?!!当主催不存在吗还是对刀片的需求量过大?!

张新杰很生气,张新杰想打人。


03.


说来张新杰之所以会跟编辑搭上关系,还是为了生计。

他未成年出来打游戏,虽进了霸图训练营但也是囊中羞涩,遂接受同期小妹建议接了校对的活儿。

张新杰是一个热爱霸图的人,这十分明显。

张新杰更是一个热爱荣耀的人,这也十分明显。

这两者直接导致他接的活比较单一。

那就是霸图相关的同人文。

然而那时老夫老妻党的韩张还未崛起,虐身虐心的双花之一还没转进霸图,霸图内部除韩文清外其他成员曝光率也是往低了走。

但是内部消化搞不起来不要紧,群众的眼睛是放着绿光的。

于是那段时间张新杰接的单往往可以用一个tag概括——

韩叶。

这就是一代腐男编辑兼韩叶掌门人的开始。


04.

俗话说万事开头难,磨完最初的尴尬期后张新杰已经能淡定地面对诸如【同我争斗多年的老对手竟然想上我!】、【场上对手场下情人】、【若你用长矛指向我的心脏】一类的污言秽语,偶尔还能上手写个长评。

并且奇怪的是,当韩队去训练营履行教育后辈的义务时他居然内心毫无波动和羞愧。

甚至想要去问问八卦。

张新杰不是个傻子,他认识到自己八成是腐了。

然而腐男又不犯法,张新杰不以为然,继续找他的错别字。

等到他成为正式队员,他也成功获悉另外一些猛料。

比如,叶秋并不是个男的。

张新杰的心跳几乎要骤停。

侧身向韩队投去求助的目光,却发现韩文清的脸色相当罕见。

“又抽烟!”还没等张新杰反应过来,韩文清已经大步跨了过去,一把抽过叶秋嘴里的香烟。

卧槽。张新杰内心仿佛台风过境。

而叶秋像是个被家长训了的小太妹,撅起嘴翻着眼不时顶嘴几句,两只脚不安分地动来动去。

简直是严父倔女家教现场。

这时他突然发现叶秋脖子上围了一条带流苏的大围巾,上头非主流的图案与他们队长私下里相当宝贝的那条别致无二。

再联系韩队之前那个罕见的表情,张新杰觉得他可能知道了一个惊天大秘密。

这时叶秋似乎注意到了她,眼睛忽然放光,张新杰不明所以。

她迈着一双长腿晃过来,像是饶有兴致地打量了一番,又抬手揉起了他头发。

叶秋的手很软,叶秋的脸也很可爱。

但张新杰的心情很不美丽,他想哭,因为韩文清的黑气都要成实体了。


05.

韩文清快步走来,自带灯光炸裂和鼓风效果,张新杰十分理智,他现在只想快速脱离这个莫名其妙的修罗场,遂恭敬道了一声前辈,准备溜号。

没想到叶秋越发抓住他不放,笑得更加老奸巨滑。

“这孩子还挺懂礼貌的啊。”叶秋笑言。两个身位远的地方,韩文清像是抖了一抖。

揉着少年的头发,女人眼里带笑的转向钱包脸。

“和你挺配哦~”

叶秋露出了专属腐女的笑容。

韩文清的气场已经从黑气弥漫变成了无奈绝望了。

目睹这一切的另一个腐男想去死一死。

【韩叶♀】如往昔(性转♀慎入)②

纯情老韩×腐女叶修

夹杂有我流矫情和画风突变。

ooc注意

Chapter.2  告白(二)

01

     面对这样突如其来的告白,叶修就得自己出了刚开始的mengbility以外,处理的是相当的稳当,具体流程如下:

     先到前台赊瓶可乐,用碳酸的力量清醒头脑,扫除杂念,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退出QQ,假装自己一直无网可用,最后登录荣耀斩杀各路小怪,继续指挥那堆泥腿子作威作福,自己敲诈勒索亲力亲为。

      简直是女版的霸道总裁人(游)生(戏)赢家。

      叶修戳开X宝版面,看到心水的双花本二刷,手中如野蜂残影纷飞,脑中如农夫山泉一片清明。

      吾心甚慰啊。

02.

      在游戏中驰骋在本子中遨游的叶修充分感受到了生命的充实,完全不需要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来填补内心的空虚。

    

      只是有点冷。

      叶修忽然想到。

      这外面的雪一连下了几天,她仗着空调给力人又多,活的像个初秋的中年妇女。大概是刚刚去安慰陈果时淋了点南方常见的雨雪混合物,小外套终于英勇就义了。

      果然魔法攻击一上,大棉袍子都不管用啊。

     
       叶修开始怀念起沐橙给她买的那堆衣服小玩意,虽说每次她都嫌麻烦整个冬天都披一件混混了事,但不可否认其中的确有不少都很暖和。

       比如某条非主流的流苏围巾,叶修每次都怀疑这跟她人等长的玩意会把她脖子压垮,然而在某种意义上来说竟然很实用。

      唯一不好的是苏沐橙总喜欢用它系上百八十种花样,然后各种拍拍拍拍星星眼。

      这种时候叶修总是很无奈,虽说用围巾打蝴蝶结看起来是很浪漫小言少女风,并且事实上它就是一个浪漫小言或者是浪漫同人的常见梗,她也曾被萌得嗷嗷叫。然而真正上手她才知道有多勒人。

      
       叶修面庞冷漠.jpg,心疼刚看的喻黄文中被喻总用围巾打了个法式复瓣桃花结的黄秘书。

03

      然而这一年的冬天,她穿着帆布鞋踩过吱吱叫的积雪,手揣进荷包里只有棱角磨平的卡片,和皱巴巴的烟盒。

      有什么咯得慌。

      脖子处像是缺了什么,也不知道是今年太冷了还是她习惯了捂着个东西。

      想想还是太洒脱了,就这样孑然一身,空荡荡的,像是个什么诗里贬谪千里的老头子,

     
      虽说也没差。

      怎么说都得把自己的那堆小黄本打包一下啊,再找沐橙勒索一下她的私藏,叶修胡乱地想,胡乱地自嘲,想要忘记些什么,想要放下些什么,不去告别也不去回首,埋首于能让她转移注意力的玩意,埋首于让她分不去心的,她最爱的事情。

     
      
        无欲无求,人生喜乐。

       只是现在有点冷,只是她的手指无可抑制的僵硬。

      
       也是的,连条围巾都忘了拿。

       这时她想起韩文清欠她的那40块钱。

      
       原因无他。

       那笔钱借出去,似乎也是给他买了条围巾。

04.

       叶修当晚做了一个梦。

       在那个尚为暖和的小储藏室里,她梦见她回到第四赛季,韩小伙子在决赛后拿着冠军戒指来求婚。

       她现在喜怒不形于色,倒退个五六年可是个冲动嚣张的主。

       梦里她好像和钱包脸谈了很久的恋爱,自家男人拎着戒指上门,她也不管那货有没有抢她冠军,脑子没转就去领了证。

        之后他俩事业感情双丰收,几年之后退役养老又添了几个小崽子。

        冬天里她领着小兔崽子打雪仗,不经意就在系鞋带时被糊了一个雪球,湿漉漉的。

        她恼羞成怒正欲起身,忽然韩文清扶住她的肩膀,擦干她脸上的水渍,给她围上那条沐橙给她买的流苏大围巾,手脚轻的不像是勇往直前的霸图队长。

       白色的雪原里,清晨橘色的阳光填满空气。

       跳跃的分子和细碎的冰晶自天穹散落。

       远处似乎有绿皮的火车穿过隧道,惊醒光明。

       茫茫的背景里,韩文清的脸上是罕见的笑容。

       梦里的她突然明白。

       那是对她露出的笑容。

05

       惊醒时天方微明,叶修缓了半天才意识到她做了一个相当非现实的梦,脸上还糊着昨晚流的口水。

       脑壳疼。这是叶修的第一反应。

       脑子被门夹了大概是引起这一现象的唯一原因。这是叶修的第二反应。

      

       她决定捂起脑袋睡个回笼觉。

TBC.

【韩叶♀】如往昔(性转♀慎入)①


     心血来潮想写个腐女老叶纯情老韩。
 

     那就开始吧。

     ooc是肯定的。

     顺便刚刚发的那个片段是用来练手的。

chapter.1   告白(一)

01.

      韩文清还欠自己四十块钱没还。

      按理说这是挺久以前的事了,老韩也请她吃了好几顿海鲜大餐,人情不止还了还倒贴一堆。

      然而她现在却想了起来,倒也不是因为新买的韩张本迟迟未到,而是一个十分现实,但又很难描述的原因。

      简单来说,叶修,单身时间等于出生时间的大龄宅腐双修游戏迷。

      被人告白了。

      对象韩文清。

      “这真的很令人蛋疼,虽然我并没有蛋,但我依然能感受到我幻肢的抽动。”

       很久以后,面对兴欣众的逼问,叶修缩在墙角,信誓旦旦地说道。

       “尤其是我刚拍的韩张本太太是个死忠霸图粉的情况下。”

02.
   

       当时她和嘉世刚闹掰,嘴叼烟手揣卡,净身出户,直奔对面网吧,幸得老板娘收留,过上吃饭睡觉打荣耀,兼带跑腿吐槽的网管生活。

      深藏不露的叶腐女最近不缺粮,空闲时间刷刷微博上的大手子,小日子过得很滋润。

       几天后嘉世宣布她退役,电视上搞得像她去世。叶修估摸下日子,发现自己拍下的韩张本特典还没到,很是忧伤。

       安慰完老板娘后又趁着她不注意,嘬了几口烟,看了会儿雪景后摁烟回岗,打算奋战到天明。

       副本次数耗光后没事儿干,叶修就操纵着君莫笑瞎转悠。十区这时人居然少了点,那个小月月据说还为了纪念偶像伤心到无法上线了。

       心理承受能力也太差了吧。

      也不知道那些嚎着要做她女朋友的老婆粉,和坚信她是纯爷们不造做的汉子,知道她是个女的该怎么想。

      一哭二闹三上吊么?

       叶修心中一动,忽然暗搓搓点开QQ,想看看有多少人炸了。

       这一看,就坏事儿了。

03.

       略过黄少天99+的长篇质问,叶修唯一的想法就是建议企鹅把个人上限换成999,除此之外就是周泽楷的蜜汁省略,王杰希的蜜汁问候,喻文州的蜜汁邀请。

      一句话,跟往常一样魔性。

      杂七杂八的消息堆满窗口,大部分都是活泼且和他关系不错的家伙,毕竟赛季中途,不熟的人也不会特意问候她个过气老婆子。

   
      但有一个例外。

       叶修看见自家老对手的头像罕见的抖动,排的却比黄少天远点儿,不像是刚刚发的。

      叶修琢磨着大概是霸图提前搞到了消息,韩文清先行知道了。

        不过他的话……应该只会丟句没出息吧。

        叶修耸了耸肩,准备就此略过。

       
04

      忽然,韩文清的头像又跟发癫似地跳起来,黑白的拳法家杀气腾腾。提示音一声声地从耳朵里灌进来,没把叶修吓个半死。

      搞什么啊……

      
      光标滑向提示窗口,韩文清刚发的消息被清晰地显示在那里。

      “没出息!”

      与想象别致无二的玩意准确出现,叶修愣是笑出了声,心中的小得瑟有膨胀成大乐子的趋势。

      毕竟从以前到现在,从小板寸到老板寸,从小烟鬼到老烟鬼,把某人气得黑气缭绕七窍生烟都是令她食欲大增的良方。

      可以说是乐此不疲了。

      但乐呵着的人并不知道她马上就会陷入前所未有的懵逼。

      也算是天道好轮回。

05

     且说叶修看着自家老对手暴躁无比,心头想着以老韩这手速大概霸图的拳法家熬到退役怕都熬不出头,再战个七年八年是不成问题。

     不过倒是她有问题了,韩文清像是刚得到消息,情绪颇为激动,不像是老对手退役了倒像是欠了他两千万。

     前几天她在某站看了个鬼畜,如今开起脑洞耳旁都余音缭绕。

     那么之前那条消息又是干啥啊?叶修不解。

     曾有姓爱的伟人说提出一个问题比解决一个问题更重要。

     这是真理。

      叶修点开记录,干干净净的版面上,一条来自昨日的消息,静静地躺在那里。

     叶修觉得大概是自己视力出了问题,再不然就是韩文清的脑子出了问题。

     于是她揉揉眼睛又猛按F5。

     我日手上的油进眼睛了。叶修差点泪流满面。

      确保一切正常没有打开新世界大门后她重新睁眼。

      那四个字依旧呆在那儿,纹丝不动。仿宋体的死板字号似乎在昭示发信人的直男审美。

      靠,玩儿脱了。

*****************

其实我挺想仔细描写一下气到刷屏的老韩的。

想了想放弃了。

这也TM太黄少天了。

一个老叶性转的片段(好像没啥用……)

     时值第三赛季,各战队被召集到联盟开个短会,叶修嫌B市冷,嚷着不肯去,被到嘉世打客场的韩文清抓了个现行,脸冒黑气地拎着她上了火车。
    嘉世众人习以为常,副队吴雪峰,家属苏沐橙带头欢送。
    正巧下了大雪,叶修就把那条围巾围上了,虽说非主流了点,那两个大口袋还是挺实用的,至少手揣里头暖和,连带着整个人都暖烘烘的。
    而韩文清从青岛来,沿海气温不比B市,又是个二十出头的小伙子,就披了件外套在身上。
   

     都说缘起有因,这大概就是因了。

   于是火车上俩人并排坐着,叶修打趣他和霸图那个新来的牧师,一个裹得像个球,一个肃杀的像根冬天的竹子。
    火车从加速到平稳行驶,普通车厢的玻璃上还有水汽和发黑的口香糖。窗外的房子和田野有规律的闪过。
     叶修没有手机,惹不成韩文清也只好安静下来,眼睛耷拉着盯着窗外。
     本就人烟稀少的车厢顿时安静如鸡,少数几个乘客不是撑着小桌板打盹就是低头刷手机。
     他们登车时是下午,现在黄昏将至,雪后橘色的阳光从窗户外照进车厢,穿过宽广的原野时像是幅静物画。
    许久,叶修忽然笑起来,把正在挣扎在睡与醒的边缘的男人下了一跳——他昨天被叶修逼得狗急跳墙,连着抢了好几个野图。
     “你干嘛?”
     “没什么。”叶修抬起头,喝了一口水,手指一点点地扣着玻璃杯。
      雪原反射而来的橘色阳光洒进来,被杯子里的水化成缕,镀成金,被她葱白的手拢着。
      在韩文清的视野里,她的眼睛依旧望着窗外,脸也侧着。同样熬了夜的人眼旁带着青黑,眼睛因疲劳不怎么睁得开。
      但那双黑溜溜的眸子闪着光。
      韩文清不怎么清楚叶修的过去,但他也知道那个老奸巨滑的家伙坚持买这班慢车肯定不是为了跟他省钱。
     然而他不问。
     因为她不说。
    

     一点点修筑的城墙。
  

     裹着围巾的大女孩忽然弯了眉眼,看着只裹了外套的他。
    “老韩,卖你个大——人情咯。”
     白炽灯和光下的分子还有灰尘飞散。
    “看你这么冷,又是出了车票钱的大功臣。”
    火车穿过隧道时她的轮廓模糊。
     “我就友情提供一个免费买围巾的机会好咯。”

    那就一点点拆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