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远右近

All叶主伞修,韩叶,还吃双花林方包罗等等等等。

杂食中的杂食,墙头中的墙头,慎fo勿忘。

偶尔正常,常态抽风

沉迷徒弟,无法自拔

【韩叶♀】如往昔(性转慎入♀)④

纯情老韩×腐女老叶

依旧是剧情起飞的一章

腐男张副依旧占据吐槽主役地位(放心马上会有人来陪你)

内含我流矫情

告白部分完

Chapter.4   告白(四)

01.

“事情大致就是这样。”

第四赛季的一个下午,张新杰与韩文清相对而坐,地点为霸图宿舍。

虽是初秋,霸图队长的衣架上仍旧挂着一条明显不和时宜的——直男审美的围巾。

当然,现在他用屁股想都不会觉得这玩意儿单纯是用来拉低整个房间审美的。

真是辛苦他了。张新杰捂脸。

“所以队长你……暗恋叶修,但被她误会成是个,嗯……同,同性恋。并且……还和我有……不同寻常的关系?”张新杰面庞扭曲,他刚刚接收了太过惊悚的信息,现在眼镜都快掉了。

这剧情简直比我看到的ABO生子流,蛮横队长小情人还要迷。

堪称恶俗的误解性向梗,一方深情一方死活不开窍,还是篇性转,踩雷踩的一个不漏啊。

张新杰内心吐槽,边端起方形的口杯灌了口绿茶。

“不过其实,说我是Gay这一点,似乎并不是误解。”

霸图队长思考一番后忽然认真说道,浩然正气的语气似乎是在跟他讲战略布置。

张新杰差点没把绿茶喷他脸上,脑袋里迷迷糊糊的还在想为什么韩文清会知道“Gay”这种词语,等茶都快凉了才发现自己抓错了重点。

……这又是什么发展?

02.

“据叶秋她自己说,她当时买不起好麦,捡的网吧里的旧,声音自动沙哑低沉处理,再加上她当时变声时又抽烟,又混在网吧里大喊大叫,平时玩游戏时也粗声粗气的,不仔细听也听不出来是个女声,她自己不讲,我们玩游戏的也都以为她是个男的。

“后来我发现我大概是喜欢她,又不好直接说,打算瞒下去了事。

“但那天我们两个在抢Boss时起了争执,那时候跟我们一起打野图的人里除了她就一个妹子,两家分材料不均,争来争去其他人都下线了,就剩我和她那边还有一个人继续争。

“说实话那时脑子也是抽了。”韩文清忽然苦笑了一下,这个表情和他以往的形象极其不搭,但张新杰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对。

屁话,刚刚的独白已经ooc到天上去了,苦笑一下算老几?

“你也知道,游戏里女生少,我最后被那两个不要脸的家伙逼得受不了,就摆出那个队里的女生来说事。

“我当时想毕竟唯一一个女生,他们多少也会不那么赖皮,事实也是两个人都顿了一下,但是叶修紧接着就开始狂笑,然后突然来句我是不是对那个女生感兴趣,要不要撮合撮合之类的。

“我哪能答应。

“结果一气之下就扔了句‘我喜欢男人。’”

03.

“沐橙啊,具体就是这样了啊,我也搞不懂老韩是个啥意思。”

拎着网吧的固定电话,叶修表情复杂。

她梦醒后没睡成回笼觉,倒是那个魔幻现实主义的剧情反复在她脑海中放映。

想来想去,还是决定咨询一下看起来经验丰富的苏沐橙,没想到苏女神不仅在美貌方面高人一等,在八卦方面也是充分展示了何为女人的第六感,没几下叶修那几篮子陈年旧事就被扒了个精光。

现在她刚刚讲完韩文清公开出柜的始末,那头的苏沐橙却陷入了沉默。

许久,她抱着一种恨铁不成钢的悲痛心情问道:

“叶修,你还记得《梁祝》里十八相送后的情节吗?”

叶修心说当然记得啦,不就是祝英台说她有个同胞妹妹待字闺中给了梁山伯一玉蝴蝶要他去找么。

等等……难道,老韩这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卧槽老韩他喜欢沐秋?!”叶修醍醐灌顶,立刻兴奋抢答。

没想到啊,叶修仿佛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老韩那是虽然对自己一团火气暴躁无比,对苏沐秋可是相当温和且投缘的,没想到老韩他那么奔放,这不仅出柜了还告白了啊。

啊啊啊韩苏不错记下来记下来!!




“叶修……”短暂的平静后,话筒中又传来了声音。

“嗯?”致力于新cp观刷新的叶修不明就以。

“……我觉得韩队喜欢的应该不是我哥吧。”

“哈?可是当时不就他俩是男的吗?”

“……我记得,”苏沐橙深吸一口气,说:








“我记得,你一直没跟韩队说过你是女的吧。”





04.

于此同时,张新杰已经趁着午休将校对完毕的稿子发送到了印刷厂,并在心里诅咒了玻璃心的韩叶大手子原地爆炸。

说实话,最初知道了叶秋是名货真价实的女性后,他一度无法直视那些拜托他校对的文章,总觉得不是同人ooc严重就是觉得自己的生活ooc严重,简单来说就是现实与想象严重脱节。

但是后来他坦然了。

因为他发现,也许对于韩文清,对于叶秋,长相如何,声音如何,甚至性别如何,并没有什么关系。

在那次午后的独白之后,张新杰似乎很多次,都能想象出那个原本凶神恶煞又行事认真的队长,会隔着断断续续的电波,隔着失真的话语,隔着水火不容的阵营,喜欢上一个在他看来,毫无疑问,是个同性的人。

她嘲讽,她甩赖皮,她操着百八十个小号轮番上阵把各路野图一扫而空,事后还不忘去他们霸图抢抢劫。

但他还是喜欢上了她,无关任何东西,喜欢到无奈,喜欢到脑子会抽风。

“也是傻。”多年前,韩文清向他坦白时,如此说过,嘴角还是啜着一股子苦意。

我喜欢你,喜欢到把你买的围巾挂在秋天的衣架上,喜欢到会去坐曾和你一起乘过的慢车,喜欢到甘心做一辈子无法拆分的对手。


喜欢到关于你的一切都变成苦意上涌。


05.

几天前,韩文清做了一件大事。

他早就听闻嘉世要收购孙翔,那个锋芒毕露的家伙肯定不会安分于一个普通帐号,他若是转会,目标大家都心知肚明。

虽然现在是赛季中,嘉世也未必会搞出这么缺德的事,但他就是隐隐地不安,像是烦躁的夜猫子。

也许只是苦意积攒地快漫出了池子罢了。

然而他并不能再像以前那样开着“大漠孤烟”就去跟“一叶之秋”抢野图,叶秋虽然乱来,但也是知道分寸的,更何况帐号卡是战队财产,韩文清这边霸图老板尚给他面子,叶秋那边又怎样呢?

他只好敲开QQ,打开那个空荡荡的窗口。

他决定再来一次。

除去所有的乌龙。

所有的输赢,都赌在了那四个字上。


TBC

评论(3)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