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远右近

All叶主伞修,韩叶,还吃双花林方包罗等等等等。

杂食中的杂食,墙头中的墙头,慎fo勿忘。

偶尔正常,常态抽风

沉迷徒弟,无法自拔

【韩叶♀】如往昔(性转♀慎入)②

纯情老韩×腐女叶修

夹杂有我流矫情和画风突变。

ooc注意

Chapter.2  告白(二)

01

     面对这样突如其来的告白,叶修就得自己出了刚开始的mengbility以外,处理的是相当的稳当,具体流程如下:

     先到前台赊瓶可乐,用碳酸的力量清醒头脑,扫除杂念,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退出QQ,假装自己一直无网可用,最后登录荣耀斩杀各路小怪,继续指挥那堆泥腿子作威作福,自己敲诈勒索亲力亲为。

      简直是女版的霸道总裁人(游)生(戏)赢家。

      叶修戳开X宝版面,看到心水的双花本二刷,手中如野蜂残影纷飞,脑中如农夫山泉一片清明。

      吾心甚慰啊。

02.

      在游戏中驰骋在本子中遨游的叶修充分感受到了生命的充实,完全不需要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来填补内心的空虚。

    

      只是有点冷。

      叶修忽然想到。

      这外面的雪一连下了几天,她仗着空调给力人又多,活的像个初秋的中年妇女。大概是刚刚去安慰陈果时淋了点南方常见的雨雪混合物,小外套终于英勇就义了。

      果然魔法攻击一上,大棉袍子都不管用啊。

     
       叶修开始怀念起沐橙给她买的那堆衣服小玩意,虽说每次她都嫌麻烦整个冬天都披一件混混了事,但不可否认其中的确有不少都很暖和。

       比如某条非主流的流苏围巾,叶修每次都怀疑这跟她人等长的玩意会把她脖子压垮,然而在某种意义上来说竟然很实用。

      唯一不好的是苏沐橙总喜欢用它系上百八十种花样,然后各种拍拍拍拍星星眼。

      这种时候叶修总是很无奈,虽说用围巾打蝴蝶结看起来是很浪漫小言少女风,并且事实上它就是一个浪漫小言或者是浪漫同人的常见梗,她也曾被萌得嗷嗷叫。然而真正上手她才知道有多勒人。

      
       叶修面庞冷漠.jpg,心疼刚看的喻黄文中被喻总用围巾打了个法式复瓣桃花结的黄秘书。

03

      然而这一年的冬天,她穿着帆布鞋踩过吱吱叫的积雪,手揣进荷包里只有棱角磨平的卡片,和皱巴巴的烟盒。

      有什么咯得慌。

      脖子处像是缺了什么,也不知道是今年太冷了还是她习惯了捂着个东西。

      想想还是太洒脱了,就这样孑然一身,空荡荡的,像是个什么诗里贬谪千里的老头子,

     
      虽说也没差。

      怎么说都得把自己的那堆小黄本打包一下啊,再找沐橙勒索一下她的私藏,叶修胡乱地想,胡乱地自嘲,想要忘记些什么,想要放下些什么,不去告别也不去回首,埋首于能让她转移注意力的玩意,埋首于让她分不去心的,她最爱的事情。

     
      
        无欲无求,人生喜乐。

       只是现在有点冷,只是她的手指无可抑制的僵硬。

      
       也是的,连条围巾都忘了拿。

       这时她想起韩文清欠她的那40块钱。

      
       原因无他。

       那笔钱借出去,似乎也是给他买了条围巾。

04.

       叶修当晚做了一个梦。

       在那个尚为暖和的小储藏室里,她梦见她回到第四赛季,韩小伙子在决赛后拿着冠军戒指来求婚。

       她现在喜怒不形于色,倒退个五六年可是个冲动嚣张的主。

       梦里她好像和钱包脸谈了很久的恋爱,自家男人拎着戒指上门,她也不管那货有没有抢她冠军,脑子没转就去领了证。

        之后他俩事业感情双丰收,几年之后退役养老又添了几个小崽子。

        冬天里她领着小兔崽子打雪仗,不经意就在系鞋带时被糊了一个雪球,湿漉漉的。

        她恼羞成怒正欲起身,忽然韩文清扶住她的肩膀,擦干她脸上的水渍,给她围上那条沐橙给她买的流苏大围巾,手脚轻的不像是勇往直前的霸图队长。

       白色的雪原里,清晨橘色的阳光填满空气。

       跳跃的分子和细碎的冰晶自天穹散落。

       远处似乎有绿皮的火车穿过隧道,惊醒光明。

       茫茫的背景里,韩文清的脸上是罕见的笑容。

       梦里的她突然明白。

       那是对她露出的笑容。

05

       惊醒时天方微明,叶修缓了半天才意识到她做了一个相当非现实的梦,脸上还糊着昨晚流的口水。

       脑壳疼。这是叶修的第一反应。

       脑子被门夹了大概是引起这一现象的唯一原因。这是叶修的第二反应。

      

       她决定捂起脑袋睡个回笼觉。

TBC.

评论(4)

热度(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