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远右近

All叶主伞修,韩叶,还吃双花林方包罗等等等等。

杂食中的杂食,墙头中的墙头,慎fo勿忘。

偶尔正常,常态抽风

沉迷徒弟,无法自拔

一个老叶性转的片段(好像没啥用……)

     时值第三赛季,各战队被召集到联盟开个短会,叶修嫌B市冷,嚷着不肯去,被到嘉世打客场的韩文清抓了个现行,脸冒黑气地拎着她上了火车。
    嘉世众人习以为常,副队吴雪峰,家属苏沐橙带头欢送。
    正巧下了大雪,叶修就把那条围巾围上了,虽说非主流了点,那两个大口袋还是挺实用的,至少手揣里头暖和,连带着整个人都暖烘烘的。
    而韩文清从青岛来,沿海气温不比B市,又是个二十出头的小伙子,就披了件外套在身上。
   

     都说缘起有因,这大概就是因了。

   于是火车上俩人并排坐着,叶修打趣他和霸图那个新来的牧师,一个裹得像个球,一个肃杀的像根冬天的竹子。
    火车从加速到平稳行驶,普通车厢的玻璃上还有水汽和发黑的口香糖。窗外的房子和田野有规律的闪过。
     叶修没有手机,惹不成韩文清也只好安静下来,眼睛耷拉着盯着窗外。
     本就人烟稀少的车厢顿时安静如鸡,少数几个乘客不是撑着小桌板打盹就是低头刷手机。
     他们登车时是下午,现在黄昏将至,雪后橘色的阳光从窗户外照进车厢,穿过宽广的原野时像是幅静物画。
    许久,叶修忽然笑起来,把正在挣扎在睡与醒的边缘的男人下了一跳——他昨天被叶修逼得狗急跳墙,连着抢了好几个野图。
     “你干嘛?”
     “没什么。”叶修抬起头,喝了一口水,手指一点点地扣着玻璃杯。
      雪原反射而来的橘色阳光洒进来,被杯子里的水化成缕,镀成金,被她葱白的手拢着。
      在韩文清的视野里,她的眼睛依旧望着窗外,脸也侧着。同样熬了夜的人眼旁带着青黑,眼睛因疲劳不怎么睁得开。
      但那双黑溜溜的眸子闪着光。
      韩文清不怎么清楚叶修的过去,但他也知道那个老奸巨滑的家伙坚持买这班慢车肯定不是为了跟他省钱。
     然而他不问。
     因为她不说。
    

     一点点修筑的城墙。
  

     裹着围巾的大女孩忽然弯了眉眼,看着只裹了外套的他。
    “老韩,卖你个大——人情咯。”
     白炽灯和光下的分子还有灰尘飞散。
    “看你这么冷,又是出了车票钱的大功臣。”
    火车穿过隧道时她的轮廓模糊。
     “我就友情提供一个免费买围巾的机会好咯。”

    那就一点点拆散。
    
   

评论

热度(19)